内蒙古最炫草原风

        很多人都有草原情结。尤其是在逼仄的城市中活着的人们,几乎人人心中都有一片想像出来的绿色海洋。真正来过草原才知道,“天苍苍,野茫茫,风吹草低见牛羊”在很多地方早已是传说。你问,那那片原本就在那里的浩瀚草海哪去了?现在草原人民的真实生活是什么样?本期悦博就带您走进内蒙古,探探真实的草原生活。

 7
相关博文

吃喝

VISION FOOD

舌尖上的锡林郭勒

《舌尖上的中国》剧组:珍惜眼见的相识

        我们千里迢迢来给85岁的斯日布爷爷贺寿。寿宴上少不了套马活动,骑马拣羊拐不是一般的帅,我们冒险拍片,出一身冷汗。附近的牧民们自发为斯日布爷爷85岁寿宴举行的唱歌大赛,我们的向导敖特根·巴亚尔,还是评委之一。此时站在舞台上的是斯日布爷爷的三个孙子,他们很早就组建了自己的乐队。通宵不眠的庆祝活动开始了:拜寿仪式上必须要有的煮全羊。凌晨三点准时开始的拜寿仪式,孙子孟克第一个给爷爷送上礼物。我们也粘粘喜气送上洁白的哈达和礼金,这三杯回礼酒也不得不喝了。向导巴亚尔热情地邀请我们去他家作客,大嫂给我们做了血肠和手把肉,他妈妈还特意怕我们的胃不适应,煮了两包方便面,临别全家人都用听不懂的蒙语说着“再来啊!再来啊”……[博客全文]


烤全羊

草原上的盛饮:蒙古奶茶与马奶酒

        在牧区有一句俗话说:“宁可一日无食,不可一日无茶”。的确,蒙古族牧民的一天就是从喝奶茶开始的。这种嗜好在蒙古族是作为一种历史文化表现延续至今。当你每天早晨吃早点的时候,新老朋友拥壶而坐,一面细细品尝令人饴情清心的奶茶,品尝富有蒙古民族特点的炒米、奶油和糕点,一面谈心,论世事,喝得鼻尖冒出了汗,正是体现了俗话所说:“有茶之家何其美”的景象。但是如果你特别喜欢丝袜奶茶、珍珠奶茶的味道,那草原上正宗的蒙古奶茶还真不一定能喝得惯。在多数地方喝奶茶要加少许食盐,但也有的地方不加食盐,只是把盐碟放在桌上,喜欢喝盐味的就加盐,不喜欢盐味的则不加盐。
        然而饮过马奶酒的人,则无不赞美它的醇香可口。低度、奶白色、半透明、酸甜。入口微醺,有种说不清道不明但让人享受的小后劲儿。……[博客全文]


自制马奶酒

玩乐

VISION FUN

天堂草原那达慕


小博克手

男儿三艺:赛马、射箭与摔跤(博克)

        那达慕,意为“娱乐、游戏”,是古老草原庆祝丰收的盛会。悠扬的长调民歌、蒙古族古老的音乐、章嘎图搏克以及各部落五彩缤纷的服饰文化,充分展示了草原文化的独特魅力。锡林郭勒草原“那达慕”经久不衰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牧人们把“那达慕”当作一场草原上的奥林匹克盛会。每到金秋时节,和谐欢腾的草原,彩旗飘舞,牛羊欢叫,牧马追逐。伴随着音乐的鼓点,身手矫健的骑手纵马驰骋,引来场外阵阵欢呼;跤手出场,一套蒙古式礼节透露出豪放,一阵阵迷眼的颠扑,矫健中透露出魁梧;盘马弯弓,凝神闭气,射手干练,飞至直射靶心的动作引来掌声如潮。草原上有一种说法:如果一个姑娘能与一个优秀的骑手,射手,摔跤手相爱,那是一种荣耀。…… [博客全文]














视频“内蒙古宣传片”

初到草原:赴一次策马扬鞭之约

        巴特尔是马队的总教头,所以早早的就骑马“上班”了,我们到现场也才7点多,可是现场的就坐率已经达到百分之七八十了,下车看到身着艳丽服饰的少数民族同胞们,大家就兴奋的做鸟兽散状了,离9点的开场式还有一个多小时。坚持认为抓拍才能定格最美瞬间的我,决定到处走走,离开场地几百米的地方就是马队休憩的地方,第一次见几万匹马的感觉可能跟内陆人第一次看到海的感觉一样吧?牧民们看着我们这些长枪短炮不停喀嚓的观光客是不是也觉得“这些土老冒很好笑”?就是我厚脸皮的功力还是不够,不好意思直接拍人家的正面,但也足够过瘾了,真是每咔一下都是一幅油画。……[博客全文]



衣行

VISION VIEW

最眩目的视觉盛宴

蒙古族婚纱的奢华梦想

        蒙古族服饰早期也呈交领、系带,和汉服、和服‘韩服’藏袍、不丹服饰一样同属汉服体系,后受旗装影响较大。包括长袍、腰带、靴子、首饰等。但因地区不同在式样上有所差异。以女子长袍为例,科尔沁、喀喇沁地区的蒙古族受满族影响,多穿宽大直筒到脚跟的长袍,两侧开叉,领口和袖口多用各色套花贴边;锡林郭勒草原的蒙古人则穿肥大窄袖镶边不开叉的蒙古袍;布里亚特妇女穿束腰裙式起肩的长袍;鄂尔多斯的妇女袍子分三件,第一件为贴身衣,袖长至腕,第二件为外衣,袖长至肘,第三件无领对襟坎肩,钉有直排闪光钮扣;而青海地区的蒙古人穿的长袍与藏族的长袍较为相近。而设计师设计的蒙古族婚纱作品,汲取了丰厚的草原营养,掀起蒙古族婚纱的奢华梦想。……[博客全文]


蒙族元素婚纱

行摄最美的草原:乌兰布统

        我知道,自己喜欢草原多半是源于读了张承志的那篇小说《黑骏马》,而后日夜思念过草原里的一切。甚至那首“钢嘎·哈拉”的曲调一直陪伴过我很多梦境;尽管我只是喜欢里面的歌词和苍凉的语调,曾经幻想着能像个骑士一样骑上一匹快马走进草原深处,带上我的诗歌和梦想,住在帐篷里喝着烈酒,听闻马头琴悠扬的乐曲在广袤的热土上飘荡。那晚只休息了1个多小时,凌晨3点去将军坝拍摄日出,晨雾漫过圆顶的帐篷渐渐飘过前面的山梁,缭绕的情绪再次如脱缰的野马驰骋在无际的心底。有生以来,第一次站在无际的草场上面,起伏的曲线,便是经久不息的乐曲,来自牧羊人的泥屋;来自马头琴婉转的旋律。……[博客全文]


乌兰布统之夏

    《新周刊》:白岩松说“以我家为例:我爷爷是草原上正宗的牧民,一句汉话听不懂;我爸爸是草原上第一个大学生,汉话、蒙话说得一样好;我出生在城市(海拉尔),蒙古族习惯已经很少了;我儿子生在镇江,活脱脱是个小汉人了,现在再对我儿子讲他老爷爷‘天苍苍,野茫茫,风吹草低见牛羊’的游牧生活,他听着比格林童话都要遥远。只用四代,蒙族的文化传统在我们这个家庭就消亡了,其他民族家庭或快或慢,消亡的趋势是不可避免的。”小白的最后一句话使我相当费解:“可能等我儿子长大回到故乡的时候,蒙古族文化赖以生存的载体——草原都不复存在了!”……[博客全文]

出品:新萄京娱乐手机版频道 本期责编:花火美丽子 微博:http://weibo.com/2770492233版权声明:新浪网原创策划,欢迎转载或报道,请注明出处,违者必究

悦博主张

你是否赞同减少矿业开采与过度放牧,恢复草原?

29,874
VS
28,784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