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萄京娱乐手机版

闲话【凌烟阁】:“门神”为何频繁跳槽

2020-07-14 22:21:39评论 门神 打工 跳槽 秦琼

       闲话【凌烟阁】“门神”为何频繁跳槽

闲话【凌烟阁】:鈥溍派疋澪纹捣碧

现在过大年门上常贴的“门神”,一个是尉迟恭,一个是秦琼。对面看去,左侧的是尉迟恭,也叫尉迟敬德,右侧的是秦琼,也叫秦叔宝。——好像近年也有随便贴的。原本唐朝的两员猛将,能成为家喻户晓的“门神”,虽源自小说家言,但从一个侧面,也反映了老百姓对他们的信任、敬仰和爱戴。

当然,首先信任他俩的,是大唐李世民皇帝。要不是他让人绘制两人的戎装画像,并下令悬挂于其寝宫大门的两旁,恐怕也就没有了后来的什么“门神”一说。

尉迟敬德我们聊过了,今天说说秦琼。

山东出好汉,秦琼又是山东的,字叔宝。

在秦琼的戎马生涯里,虽与人皆同处乱世,却从未见他自立山头,拉一杆人马创过业,都是给人打工。

秦琼入职的第一家,是国字号团队,首长是来护儿。来护儿是隋朝的将领,官至左翊卫大将军,封荣国公。来老将军莫名地喜欢秦叔宝,正史里原原本本记录下这么一件事——

当时还是普通一兵的秦琼,死了母亲,来将军得信后,派专人代他前往吊唁。许多人觉得奇怪,说将军,咱军中遭遇父母丧葬者不少,没见您当回事,为何这么重视秦琼的老娘呢?来将军说了,你们懂什么,秦琼这小子强悍能打,将来必成大事,他可不是个一般人!

不一般的秦琼,在来将军手下也没弄出多大名堂。这倒也不能怪他,怪只怪隋朝垮了,来护儿死忠杨广,结果跟着荒淫的天子,被宇文化及一起杀害了。人生起势貌似不错,谁料第一个满欣赏自己的大人物,说没就没了,秦琼只好另寻出路。

第二个他追随的人,是隋将张须陀。这张须陀仍是个官军首领,隋齐郡通守,地方军事首长。不难看出,秦琼骨子里还是蛮正统的,轻易不去民营公司,不与盗匪流寇为伍。

他跟着张通守,以一万人抵一个叫卢明月的贼首十万人马,双方相持十日,张通守准备撤,对手下说,贼人一旦见我退兵,肯定会追赶,如此其大营必空虚,疏于防范,我想派精兵乘机偷袭其大营,这差使比较危险,你们谁敢率部前往?众皆低头不语,只有两个人站了出来。这两个人一个叫罗士信,另一个就是秦叔宝。

此役果如张通守预设,秦叔宝与罗士信各率千人,突袭敌营,拔贼旗帜,烧贼营栅,俘贼众卒,贼首卢明月仓皇出逃。“由是勇气闻於远近。”一战成名,从此秦叔宝的名字,传遍四方。

又跟随张通守在海曲攻打小股匪徒孙宣雅,秦叔宝“先登破之”,因此而被隋朝廷嘉奖,提拔任建节尉。身为国军一支战力强劲的队伍之一员战功卓著者,秦琼个人发展前景看好。

不巧,隋大业十二年(616)十一月,张须陀率秦叔宝等到荥阳讨伐瓦岗军,结果张通守被李密像他诱骗卢明月一样,如法炮制,佯败诱入重围,不幸丧命。

老板没了,秦叔宝一时茫然,辗转找到第三个落脚处,依附了据守虎牢关的隋将裴仁基。原本打算跟着老裴继续为大隋效力,不想过完年(617)的四月,裴仁基因为个人恩怨,竟放弃公职率部转投民营,入了李密瓦岗军的伙。秦琼稀里糊涂,随长官一起脱下国军军装,换上了义军粗布衣裳。李密,就成了他的第四位主子。

“密得叔宝大喜”,秦琼能打敢拼的大名尽人皆知,得到他李密如获至宝,当然大喜过望。立马封他为帐内骠骑,——你给咱负责近身保护我,“待之甚厚”。

秦琼果然不负老板期望,瓦岗军与宇文化及在黎阳(今属河南浚县)童山大战,李密被流箭射中,坠马晕厥,敌兵眼看追到,秦琼上前抱起老板,一边退却一边抵挡拼杀,直到将李密转至后方救治。他自己返身又聚拢被打散的人马,奋力与敌厮杀,杀到硬是让宇文化及退兵方休。

造化弄人,李密领导的瓦岗军气候日盛,坐天下几乎指日可待,如此则秦琼的高官厚禄荣华富贵,亦将与之俱来。偏偏这时候李密这位爷骄傲自大起来,众叛亲离,军心民心尽失,被洛阳城里的另一个大佬(时任“七贵”之一、掌握傀儡隋帝杨侗命运的所谓宰相)王世充所败,秦琼“又为王世充所得”,任命为龙襄大将军。

不管主动被动吧,总之秦琼这便又端起了他人生第五位老板的饭碗,入了当时全中国第二大的集团,且是半官半民亦官亦民的豪企。

按照《旧唐书》的说法,王世充这个人人性不好,打败李密之后,当时他帐下聚集了好多英雄好汉,足以成就王霸之业。结果呢,他心术不正又不善用人。就在他与秦王李世民对阵的两军阵前,计有秦叔宝、程咬金、吴黑闥、牛进达等数十位得力悍将,齐刷刷飞身上马,向西朝李唐军一方奔去,在距王世充军百步之远的地方,勒马回望拱手道:承蒙相公款待,有心回报,可你这人天性多疑,实难伺候,“非仆托身之所”,不是我们安身立命建功立业的地方,“请从此辞!”恭请就此别去!

秦琼与众英雄调转马头,加入了唐军。——要说,这是秦叔宝头一回正式主动的跳槽,投身到第六位也是人生最后一位老板的怀抱(严格地讲,秦叔宝在李唐的老板是两人,首先应当是李渊,之后才是李世民。是故我们姑且将李渊称之为李大老板,太宗皇帝就叫世民老板)。

李大老板待秦琼可谓贴心贴肺,及时给这位战将送去“金瓶”,以资鼓励!并且不吝极其肉麻的慰问,说,卿抛弃妻子,远道来投奔我,又立下诸多大功,“朕肉可为卿用者,当割以赐卿,况子女玉帛乎?!”老板有这话,谁不听着窝心,哪个不愿肝脑涂地?!

世民老板手里,秦叔宝的独门绝技得以尽情展示,——单枪匹马独创敌阵,取其骁将人头如探囊取物,吓退敌众,省去流血厮杀。太宗因此而很器重他,叔宝也不免沾沾自喜。

仗总算打完了。进入和平年代,该享清福了,秦琼却经常生病。有人问他怎么老病?将军露出孩子气,不悦地怼道:“吾少长戎马,所经二百余阵,屡中重疮。计吾前后出血亦数斛矣,安得不病乎?”自小就打仗,伺候六七位老板,前后二百多场恶战,重伤多次,身上流出的血,少说也有几十斗,人又不是铁打的,能不病?!

假如不了解详情,单看履历表,秦琼会让人误解,他怎么老是跳槽,这家没干几天又到那家?实则这是隋末那个动荡年代里,常见的现象。天下纷乱,江山无主,群雄逐鹿,良禽择木。最终秦琼在李唐的职位是左武卫大将军,爵封翼国公,追封胡国公。死得较早,贞观十二年(638)去世。

 

 

 

 

发评论

    评论
  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作者文章

      

    新萄京娱乐手机版 版权所有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